ȴʣ ȵ
主页 > 成都新闻 >

【昆明新闻】昆明一高校女生从3楼跳下原因竟是
              Դ 未知 2019-12-02


      本该参加考试的小包(化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连翻身都不能独自完成。意外发生在12日中午,刚满18岁的她,就读于昆明市卫生学校,因和同学发生矛盾,她从宿舍3楼跌落,(3楼窗台距离地面约有8米高)造成全身多处骨折。

      “小包,进来坐一下。”事发当天中午,小包和班上另外3名要好的同学小李、小虞、小王吃完饭返回宿舍时,刚走到2楼,就被小严的室友小潘叫住。“你最近很潇洒嘛,跟你的女神在一起玩,是不是特长脸啊!”一进小严的宿舍,对方率先发难。“是啊,我长得不漂亮,却和一个美女玩得好,就是有面子,怎么了?”小包也不客气。吵了几分钟后,小包不想继续纠缠下去,离开小严宿舍。谁知刚走到3楼楼道,小严就带着几个人追了上来,手上还拿着钢管。“你很嚣张嘛,还砸门。”虽然小包一再解释是因为风大,可对方却不依不饶。于是,双方再次发生争吵和推搡。

      预感不妙的小李拉着小包往自己3楼的宿舍跑去,也就是小包最终坠楼的393宿舍。小包说,她看到小严举着凳子朝她砸来,幸亏她们及时进了宿舍,否则肯定会被砸中。此后,小包打电话向父亲求助。

      昨日下午,记者在昆明市嵩明县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的小包。她面部有些浮肿,右侧脸上有擦伤,手上也有明显刮痕。

      两人关系紧张的原因,是因为她们共同的朋友小美(化名)。小包说,小美长得很漂亮,在学校算是风云人物,因为以前小美和小严比较要好,而最近却和自己要好,小严就不高兴了。此前,小严就曾多次警告她,让她别太得意。

      小包说,当日,小严等5人进入393宿舍后,其中3人手持钢管,威胁其他人闪开。随后的争执中,小严举着钢管打在小包头部,小包夺下其中一人的钢管,挥舞中将小严的脸部擦伤。等其他人再次将双方隔离,小包已到了窗边。此时,小包看到楼下的老师,于是爬上洗手台边窗户上,希望楼下的老师能看到自己。“有种你下去啊,要不要我帮你一下。”小包说,小严一边说一边朝她挥着钢管,而这时,她的大半个身子已经在窗外,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坠楼。

      事发当天,是3年级学生最后一天在校,事发时间大约是中午12点56分,当时值班老师就在楼下的宿管处,听到异响,值班老师冲出门看到跌落的小包后,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电线报警电话,并立即通知学校医务室,对小包做了简单处置后,将其移动到了阴凉处等待救护车到来。

      包括小包在内,涉事的学生共有9名,只有一人未满18岁,小严比同届学生要大一些,已经23岁。目前,小严正在派出所接受调查,学校也正配合警方调查此事。

      那天正好是孩子毕业的日子,我们还商量着几点钟到学校拿行李,回家吃什么,但没过一会,女儿就哭着打来电话。听到消息后,他赶紧给前妻打了电话,两人立即扔下了手里的工作,赶往医院。

      “女儿头部多处肿胀,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最关键的是她的胸椎和腰椎都骨折了,这以后有瘫痪的可能呀!”说起女儿的病情,刚刚擦干眼泪的小包妈妈再次哭成泪人:“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以后该怎么办呀!”

      而让小包妈妈更心寒的是,从事发到昨日,涉事学生和学生家长没有一个到医院里看望过,也没有接到任何一个道歉电话。“现在的学生做事怎么都那么冲动,做家长的也没有任何作为,这样更让人气愤!”

      对于小包跌落宿舍楼一事,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孙文杰律师表示,各方责任有待进一步界定。涉事的小严一方肯定是有过错的,但是否应承担全部责任,还要看当事人小包是否在此事中存在过错。

      对于学校来说,还存在监管责任,所以必须根据事故的具体情况来分析,如果在此事发生时学校已经监管到位,那么就不存在赔偿责任。但如果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那么就存在补充赔偿责任。

      新迎中学初三(8)班,一名15岁女生家中跳楼身亡。当天,女生的父亲坐在客厅看电视,突然听到女儿房中有开窗的声响,慌忙中他和妻子跑到对面的窗户张望,发现女儿静静地蹲在窗户上。马父向女儿房门口走去,母亲吴女士则劝说着女儿别跳,还未等马父走到女儿房门口,吴女士见女儿朝自己微笑了一下,便将双手放开,面朝下坠落楼底。

      马婷父母称,不管女儿是在教室玩小纸条还是做其他事,也都会被其他人上报给班主任。班主任则会打电话给家长反映。

      2012年3月19日,一名身穿校服的女生街头被捅,昏倒在人民中路傲城大厦楼下广场。经过的路人和几个学生看到后马上报了警,“太惨了,女孩被捅了几十刀。”身上的30处刀伤口主要分布在手上、脚上、背部以及腹部,最为严重的伤势为肺挫伤和血气胸。

      经过调查,这起事件是女生的无业男友陈钟伦所为。陈钟伦今年19岁,贵州省盘县人。昨天中午芳芳被男友突然冲上前来用一把长17厘米的折叠匕首在身上一阵乱捅,之后在路人纷纷报警之时迅速朝傲城广场方向逃跑。

      班主任:19岁的她是个乖巧文静的好学生。早上我们要求7点40分到校,她也基本能天天按时到校。平日里很乖巧,只是性格稍显内向、孤僻,和同班同学的来往不是很多,大家对她也不太了解。

      刚入学时,芳芳的学习成绩很优异,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芳芳学习成绩变得不怎么样了。班里早已有些流言蜚语,称她找了一个“社会上”的男朋友。

      女生的爸爸介绍:自己的女儿在家很乖巧,平时休息的时候也都是乖乖在家看看电视剧,用手机聊聊QQ,因此他们也没有发现女儿和不良青年来往。

      一13岁女生步行上学途中,因为错过校车,被15岁少年绑进防空洞后,用红领巾连续勒颈三次致死,并残忍焚尸。经警方调查,作案少年因之前自己“玩失踪”后,父母报案没有引起警方的注意,便想以绑架他人来挑战警方办案能力。

      家住呈贡新区倪家营村37号的倪某某由于感冒没有赶上校车。在步行前往离家4公里的学校时中途失踪。5月21日早上10点,在距学校700米的一个防空洞中,有村民发现了倪某某的遗体。

      让倪某某家人难以接受的是,倪某某遗体竟然已被烧焦。经过警方调查,残杀倪某某的凶手,是一个仅比倪某某大两岁的少年阿平。15岁的阿平在倪某某上学的路上,将倪某某强行带至倪家营村昆河铁路的一个防空洞内,用红领巾将其勒死,后焚烧尸体并逃离现场。因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被判刑。

      在如花的妙龄,正值青春期的孩子一般来说无法全面客观准确的判断某一事物,不受教、不听话,顶牛、对着干、“作“....成了大多数青少年的“习惯动作”。

      最近几天“雷洋之死”引发了大众热议,公众对雷洋之死的关注背后是掩饰不住的深深担忧....其实无论是雷洋还是这些孩子们,我们都不要太刻意的去评论是非过错,毕竟我们谁也无法代替他们自己承受痛苦~

      喜欢看春城哥整理新闻的可以点个zan支持下!您的支持是春城哥最大的动力!欢迎网友向我们爆料突发事、身边事!在微博@春城头条,有求必应!